笙相守-

【我想等到你说爱我】

第4章 我们的婚姻
  记得新婚夜晚,他平淡从容的告诉她,“我很忙,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可能不会回来。不过,爸妈都等着抱孙子,你算好每个月的排卵期,和我的秘书预约时间。”
  所以,他只在每月八号的夜晚回来,与她一响贪欢,天明后就离开。这样的婚姻竟也维持了三年,整整三年,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不过是四十八个夜晚。丽颖觉得自己好象古代后宫中哀怨的妃子,痴痴盼着他来临.幸,却在无尽的黑暗与等待中丧失希望。
  陈伟霆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,丽颖已经躺在了床上,一动不动,只留给他一个消瘦的背影。
  她感觉到他在身侧倒下,床垫深深的凹陷下去,空气中传来干净的沐浴乳味道。
  黑暗中,熟悉的大掌恣意的抚摸上她滑腻的肌肤,清冷中带着侵略性,顺着她平坦的小腹向上攀爬。
  “一定要这样吗?我今天不想。”她突然按住他的手,冷淡的拒绝。
  他的手臂困在她腰间,他温热的胸膛贴着她冰凉的背。“为什么?”他不带情绪的问道。
  “我今天不舒服。”她随口敷衍,但下一刻,他宽厚的手掌已经覆盖在她头顶。
  “我没发烧,就是有些累。”她将他的手拉下额头。
  “嗯。”他用鼻音哼了声,翻转过身。没过多久,他的呼吸声渐渐沉寂。
  展丽颖总算松了一口气,或许,这是这个男人唯一的优点,她极少对他说‘不’,但只要她说了,他从不强迫她做任何事,当然也包括做.爱。
  头有些痛,丽颖中途起夜,而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,她看到沙发上的外套还在,他并未离开。
  她安静的坐在床上,透过微敞开的门缝,展丽颖听到阳台的方向隐约传来男子温柔的声音,“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乖,我明天就回去陪你……”
  丽颖的双手紧抓着身上的薄被,她很想冲出去,大声的质问他,“陈伟霆我们的婚姻,在你眼中究竟算什么?”
  可是,她不能。有些东西一旦挑破,便意味着即将失去。如今,这场婚姻,是她唯一仅有的东西,她丢不起。
  东方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。
  丽颖几乎一夜未眠,她摸索着走入浴室,镜中照出一张苍白憔悴的脸,她苦笑,指尖按在发疼的太阳穴上,另一只手去拿粉底液,而手指一滑,啪的一声,玻璃瓶滑出掌心,碎裂了一地。
  她匆慌的低身去捡,指尖一疼,尖锐的玻璃片毫不留情的在她掌心间划开一条不浅的伤口,血液瞬时涌了出来。“啊!”她无助的跌坐在地,将脸埋入膝间,双肩抖动着,泪莫名的就流了下来,带着说不尽的委屈。
 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都要欺负她,就连一个玻璃瓶子都要和她过不去。

评论(7)

热度(11)